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探秘厦门“蝴蝶王国”
作者:动物世界  文章来源:动物世界  点击数 471  更新时间:2016-6-27 22:49:24  文章录入:admin

据调查,厦门岛内的蝴蝶有64种之多 蝴蝶一生坎坷,野外成活率不到20%

不经意间,一个五彩斑斓的身影飞过肩头,扇动着翅膀在空中翩翩起舞。让人突然想起了那首歌:“亲爱的,你慢慢飞,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;亲爱的,你张张嘴,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。”

  没错,它们就是被称为“会飞的花朵”的蝴蝶。调查显示,厦门是蝴蝶的乐园,单单厦门岛就有64种之多,它们除了栖居在山林、公园,还飞进小区里,甚至还会在居民家的窗台上“歇脚”。炎炎夏日里,因为这些美丽精灵的存在,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多姿多彩。

  飞过面前的蝴蝶您认得吗?它们是从哪里来的?它们小时候真是毛毛虫吗?记者带您一起探秘。

 蝴蝶幼虫很可爱,有的还善于伪装

  近日,记者来到东坪山,这里随处可见蝴蝶飞舞。在蝴蝶谷,花丛中的蝴蝶更多了。蝴蝶谷主人许尔林来到一棵马兜铃旁,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一只虫子,然后小心地把它放回叶子上。马兜铃高不过1米,仔细一看,它的叶子背面躲着许多幼虫,一片叶子上就有好几只,整棵树上有上百只。小虫呈暗红色,身上有很多细小的突起,突起的部位有的是红色的,有的是白色的,那模样就像迷你海参。许尔林说,这些就是麝香凤蝶的幼虫。这时飞来一只蝴蝶,许尔林说,这就是麝香凤蝶,飞得比较慢,观赏性很强。这只是雌蝶,要来产卵了。

  在一棵潺槁树上,记者发现一条小虫,绿白相间,带着网状条纹。许尔林说,这是玉带凤蝶的幼虫,“像不像小鸟的粪便?这是它们的伪装。”

  许尔林说,为了避免被捕食或寄生,蝴蝶幼虫要么色彩鲜艳怪异,呈警戒色,要么和寄主植物颜色一致,呈保护色。

  记者以前从未见过蝴蝶的幼虫,这次见到之后,发现蝴蝶幼虫比毛毛虫可爱多了。

  幼虫口味很讲究,只吃自己喜欢的

  许尔林是四川人,曾在景州乐园工作,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学习培育蝴蝶,虽然今年他已经不再养蝴蝶了,不过他的蝴蝶谷依旧是蝴蝶的乐园。

  许尔林说,想要蝴蝶能来,就得有寄主植物和蜜源植物。寄主植物是为蝴蝶幼虫提供食物的植物,而蜜源植物则是供蝴蝶采蜜的植物。每一种蝴蝶的喜好和口味都不同,它们的幼虫只吃某一种或者几种植物,比如麝香凤蝶,其幼虫只喜欢待在马兜铃上。

  木兰凤蝶幼虫喜欢白玉兰,青凤蝶幼虫喜欢土肉桂,黑脉蛱蝶幼虫喜欢朴树,黄边凤蝶幼虫喜欢潺槁树,美凤蝶幼虫喜欢柚子树,巴黎翠凤蝶幼虫喜欢飞龙掌血……对于不同蝴蝶的喜好,许尔林都了然于胸。

  突然,一只黄边凤蝶飞到一棵潺槁树边,这里飞飞、那里飞飞,最终选中了一根枝头,在枝头最嫩的那棵芽上停了下来,弯下腹部,对准嫩芽产下一颗黄色的卵。许尔林说,为了保证幼虫有足够的食物,蝴蝶一般只在一根枝头或者一片嫩叶上产一个卵,这也是蝴蝶和飞蛾不一样的地方。

  许尔林说,为了能让蝴蝶多来产卵,每次一个枝头的叶子被吃光了以后,他都要把树枝剪断,让它再长出嫩芽,要是不剪,长出的叶子比较老,蝴蝶就不来了。

  在蝴蝶谷的另一块区域,各种花开得正盛。许尔林说,这些都是蝴蝶的蜜源植物。蝴蝶幼虫羽化后,就会从寄主植物上飞到蜜源植物上采蜜。为了保证蝴蝶们有足够的食物,他在蝴蝶谷里栽种了繁星花、泽兰、马莉筋、鬼针草、金露花等蜜源植物,此外还专门到山上挖来了陆英。

  野外成活率不高,人工培育可成活八成

  有时候,许尔林会抓些少见的野生蝴蝶来繁育再放生。美眼蛱蝶、巴黎翠凤蝶都是他曾经繁殖过的蝴蝶品种。他说,得捉那些已经交配过的蝴蝶,为此他得守在蝴蝶会来产卵的寄主植物附近等待,有时候一等就是一个星期。

  在蝴蝶谷门口的一棵潺槁树上,记者发现了青带凤蝶的幼虫和一个蛹。不过许尔林难过地说,这个蛹没办法羽化成蝶了。他指着蛹发黑的尾部说,它已经被寄生蜂寄生了。所谓寄生,是寄生蜂在蝴蝶还是幼虫或者蛹的时候,将卵产在它的体内,寄生蜂的幼虫就靠吃蝴蝶幼虫长大。

  许尔林说,蝴蝶的成长过程很坎坷,危险无时不在:卵面临着蚂蚁捕食或者寄生蜂的寄生;幼虫和蛹除了要躲避鸟类、蚂蚁、胡蜂等捕食以及寄生蜂的寄生外,还要避免被太阳晒伤或者被大雨打落,落地的蝴蝶幼虫可能摔成重伤甚至死亡,成为蚂蚁的大餐。

  许尔林说,蜕皮或者羽化的过程和天气关系密切,高温干燥会导致幼虫无法顺利蜕皮,虫体被束缚,就像穿着紧身衣,“脱”不下来,活活被勒死;高温干燥还会导致羽化易失败,翅膀畸形无法飞行取食、无法产卵交配。即便羽化成功,仍要躲避鸟类、蜘蛛、胡蜂等天敌的捕食。

  许尔林说,在野外,从卵发育到成虫,成活率在20%以下。通过人工种植寄主植物和蜜源植物,并在人工环境下饲养,成活率得以大大提升,有些种类的蝴蝶成活率目前可达80%以上。

  【释疑】

  蝴蝶幼虫并非毛毛虫

  蝴蝶的幼虫叫蠋,并非毛毛虫,有些种类如蛱蝶的幼虫看似有刺很恐怖却无毒。不同蝴蝶的幼虫因取食的寄主植物不同而带有不同的气味,如美凤蝶取食柚子或者柠檬而有芸香味,而麝香凤蝶则是麝香味。蝴蝶的幼虫和蚕一样要经历四-五次蜕皮,有的甚至更多。一般来说,卵3-5天孵化,幼虫每3-5天蜕皮一次,历经20-30天化蛹,再经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能羽化成蝶。羽化成蝶后,等翅膀硬了,蝴蝶便可以飞了。有的蝴蝶只能活一个星期,有的可以活3个月左右。一年下来,蝴蝶可以繁殖六七代。

  毛毛虫则是蛾类的幼虫,除少数种类如蚕、冬虫夏草中的蝙蝠蛾以及其他具有观赏价值的蛾类外,多数蛾类都是有害的,如食叶性的美国白蛾、马尾松毛虫、螟虫、尺蠖、毒蛾、蓑蛾及钻蛀性的木蠹蛾等。两者的生活习性也不同,蝴蝶是白天活动,蛾类大多是晚上活动。

  蝴蝶幼虫是不是害虫?

  吃叶子的蝴蝶幼虫算不算害虫呢?市绿化管理中心农艺师佘震加说,那得看从哪个角度去看,事物都有其两面性。在他看来,只要可控,且在可容忍水平以下,就不算害虫。何况,我们的生活中不能缺少蝴蝶,有了蝴蝶,城市才会多姿多彩。从教育的角度看,欣赏蝴蝶也能提升孩子对自然和生物的兴趣。

  不过,在一些种植柑橘、柚子、蔬菜的农户眼中,蝴蝶幼虫取食叶片,造成减产,经济受损,可能会将其当成害虫来处理。如菜粉蝶和东方粉蝶幼虫,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菜青虫,为害十字花科蔬菜,一直是菜农的“眼中钉”。

  【数据】

  厦门蝴蝶知多少

  市绿化管理中心农艺师佘震加曾经连续两年对厦门岛蝴蝶、寄主及蜜源植物种类进行调查,鉴定出厦门岛有蝴蝶8科、45属、64种,其中凤蝶科6属14种,粉蝶科7属8种,斑蝶科5属8种,眼蝶科4属5种,环蝶科1属1种,蛱蝶科13属18种,灰蝶科6属6种,弄蝶科3属4种。其中常见的种类有菜粉蝶、东方菜粉蝶、报喜斑粉蝶、鹤顶粉蝶、迁粉蝶、玉带凤蝶、柑橘凤蝶、达摩凤蝶、美凤蝶、碧凤蝶、乌鸦凤蝶、红珠凤蝶、黄边凤蝶、青斑蝶、金斑蝶、紫斑蝶、大帛斑蝶、稻弄蝶、香蕉弄蝶、美眼蛱蝶、枯叶蝶等。

  【人物】

  养蝴蝶的这对夫妻

  非常喜欢梁祝故事

  厦门园博苑有个蝴蝶园,园内的蝴蝶是赵正付师傅和妻子养的。40平方米的房间里,摆放着几排木箱子,箱子里是正要羽化的蝴蝶幼虫,地板上还摆放着十几盆植物,那些是蝴蝶幼虫的食物。每天赵正付都守着这些幼虫,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。

  与幼虫朝夕相处,练就“火眼金睛”

  每天早上5点半,赵正付就起床了,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,清理盆栽地上和木箱里的粪便,每隔一段时间还要进行消杀,避免幼虫互相传染病毒。接下来的工作是,把病残死亡的幼虫挑出来。长时间照顾幼虫,赵正付练就了火眼金睛,要是幼虫生病了或者状态不好,他能一眼看出来。

  即将成蛹的幼虫,赵正付也要把它们挑出来,放到木箱中,并装上一些叶子。而养在盆栽上的幼虫,如果叶子吃光了,他要再搬盆新的过来,两盆紧挨着,幼虫会自己爬到新的那棵盆栽上面去。不过也有些幼虫偷懒,不想动,他只得出手帮忙,把它们抓过去。

  保证蝴蝶“有得吃”,夫妻晒成古铜色

  为了让蝴蝶幼虫有足够的食物,赵正付和妻子还种了华它卡、榆木、柚子、柑橘、马兜铃、柠檬等植物。吃完早饭,夫妻俩就来到地里,种地、拔草、浇水,由于长期在太阳底下工作,他们的皮肤都变成了古铜色。干完活,赵正付的妻子走进华它卡丛中,一手拿着布篓,一手翻找每片叶子的背面,她是在寻找野生蝴蝶的幼虫,找到的幼虫将移至室内养殖。

  记者跟随夫妻俩回到室内,只见木箱顶上悬挂着一颗颗金黄色的“珠宝”。赵正付说这是大帛斑蝶的蛹,它们一般选择在清晨羽化,钻出来后,它们的翅膀还是卷曲的,这时候湿度就显得特别重要,靠着身体里的水分流动,翅膀才能慢慢舒展开来,全部张开后再晾上大约一个小时,等翅膀硬了,它们就可以飞了。

  记者还在室内见到了美凤蝶幼虫,赵正付给记者提起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。他说,他很喜欢这个故事,美凤蝶后翅有两簇装饰性极强的斑点,黑白鲜明,就像古代的美女。许多人认为梁山伯与祝英台化成的蝴蝶就是美凤蝶。

  蝴蝶不怕人,会栖息在人身上

  羽化完成的蝴蝶,赵正付会把它们装进箱子里,带到蝴蝶园放飞。蝴蝶园至少有两三千只蝴蝶。上午10点多,记者来到蝴蝶园时,发现有的蝴蝶在采蜜,有的蝴蝶在交配,不过因为天气太热了,大多数蝴蝶懒洋洋地落在叶子上休息。

  或许是从小被人养大,这些蝴蝶并不怕人,落在人们的身上、鞋子上、手机上、水壶上,如果你把手伸出来,它们也愿意落到手上。被蝴蝶环绕,让人颇有《还珠格格》里含香公主的感觉。

  蝴蝶园里种的多是蝴蝶的蜜源植物,也有不少寄生植物。赵正付每天会到蝴蝶园好几趟,他最喜欢给植物浇水的感觉,每次水一喷,蝴蝶们都会在空中飞舞,美极了。